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綜FGO]Master太內向了怎麼辦! > 第5章 週日幕間物語1
    注意事项:

    1.我也想看甜蜜蜜文,可是鑑于本篇,看起来要很久......因此这裡就让我放飞了!

    2.CP杂乱,会标注清楚,斟酌观看

    3.CP英灵友达以上,但因为All咕哒所以(作者)不会跨出那一步

    4.大概是本篇之馀,无法写到的小故事,与本文是一个世界

    5.这些小故事没有章节限制,除非特地标注,所以可能会写到日服进度的英灵!因为本篇我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写得到!

    6.不严肃!一点都不严肃!儘管我写着写着就严肃起来但我努力克制自己!

    7.OOC、OOC、OOC!毫無文筆可言!

    以上!

    ======

    浅谈御主LoveLove粉丝团成立之肇始        CP:All咕哒,狂王或成最大赢家

    ======

    “喂,拿杖的我,你知道那群女人最近偷偷摸摸在搞什麽吗?”Lancer库丘林在迦勒底应英灵要求而设置的酒吧中小酌。他毫不掩饰音量地问坐在他右手边的Caster库丘林。

    这酒吧大不到可以跳舞,但却有不少娱乐,足够坐下一群閒得慌的英灵。而现在是凌晨,属于男人的时间,只有男性才会在半夜交流感情,女性不是睡觉就是来了几次后觉得毫无乐趣。

    在场男性英灵,在听到Lancer库丘林不大不小的声音后,齐刷刷地转过头,剩下的多半假装在喝酒,实则张大耳朵侧耳倾听。

    “嗯?她们不是整天都想搞点什麽吗。”Caster库丘林回。

    “不不不,太天真了啊。”Lancer库丘林勾肩搭背,一副肯定有什麽的表情,“前几天,小姑娘睡在餐厅时,有隻Assassin用手机偷拍照,然后过不久,整个迦勒底的女性都知道了!我是指,她们人手一张!”

    那之后,只要看到在摸手机的女性,萤幕一定是那张照片,完全一模一样。

    坐在对桌的库丘林Alter打开手机,滑出了一张照片,“这一张吗。”

    Lancer库丘林夸张地大叫:“对对对!就这张——什麽?为什麽你有!?”

    “什麽什麽?我也要看!”那边在与齐格飞打牌的阿斯托尔福率先忍不住,他冲到库丘林Alter前进行围观。

    “啊呀,Master的睡颜?虽然不是没看过,但怎麽看都很可爱呢。”

    “哼,杂修睡觉的样子有什麽好看的。就让本王来鑑定立香的丑态吧哼哼哼哈哈哈!”

    “年轻的我到底太年轻,只能靠照片止饥了吗?立香可是睡过本王膝上呢。”

    “啊,我睡过大姊姊的膝枕喔。”

    这边是来打麻将的乌鲁克四人组,其中长得极像的三人边吵架边往库丘林所在的那桌移动。

    “呜......!Master的睡颜!兰斯洛特卿,我记得你手机裡也有吧?是同一张吗?”高文转头问

    向同样围观的兰斯洛特。

    “很可惜不是,而且我的手机资料被玛修删了,现在一张也没有......”紫髮男人一脸落魄,羡慕地看着狂王的手机。

    “卿啊——真是悲伤!没关係,我这裡有备份,晚点给卿一份吧。”

    “太感激了、崔斯坦卿!”

    酒保担当的Emiya看着那边围成一圈的众人,很是头痛。他瞥见旁边来帮忙的罗宾汉坐立难安的表情,叹了口气:“去吧。”

    “呜喔!抱歉、看一眼就好!”

    “哼,”作为常态性私自闯入御主房间的英灵之一,睡颜什麽的已经不是他追求的了,“传给我吧。”

    岩窟王掏出了手机。

    有手机的英灵连忙跟着翻找,没手机的已经在盘算找谁要。此起彼落的讨论声及互损互呛充斥了本就没有多大的空间,库丘林Alter皱起眉头,嘴角垂得更低。他不耐烦地关掉手机萤幕,红黑的骨尾带着力量与速度扫过,把他周身清出了一大片空间。

    真是危险!被那个东西打到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正当英雄王想要发难,准备开王财教训不敬的狂犬时,Caster库丘林发话了:“Alter的我,怎麽会有这个?”

    所有人都带着程度不一的複杂心情盯着有著血色獸瞳的狂王。對方则扬起一个充满狂气的笑,尖锐的牙齿带着危险的气息。这在许多有心人士眼裡看起来就像挑衅。儘管本人只是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完全没挑衅的意思。

    “梅芙那傢伙来找我抱怨,就要了一份。”

    前几天,他在房间睡觉时,梅芙闯了进来。她进来第一件事是扑到库丘林Alter身上,第二件事是抱怨自己对御主没那方面兴趣还传那种图给她,并且一边开那张照片给狂战士看,一边发誓自己绝对只爱小库一人。

    库丘林Alter抬眼,发现是他的女王、他的御主、他的饲养者——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样子。

    拍摄的人显然是个老手,完美近拍了少女睡着时被摀得红通通的脸颊、安心祥和的眉间、微张的些微乾涩的唇以及流出的口水。

    唔,虽说睡颜并不少,但如此失态还是挺稀有的。对于喜爱之物不屑掩饰自身、从来都是打直球的兽王,直接命令梅芙传给他。

    顺便知道了后援会这件事。

    “——什麽?Master  <3  Love  <3  Love  后援会?”Lancer库丘林目瞪口呆,那群女人真的是太閒了吧?

    但是这种后援会......

    “居然成立这麽棒、不对、这麽不知羞耻的团体!”

    “哼!本王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具体来说是在做什麽?”

    看着一群无论表现得兴致勃勃或『不关老子的事』但都诚实地并未回到座位的从者们,库丘林Alter那其实很聪明、只是没必要且不屑耍小手段的大脑思考了起来。他向后靠在椅背上做沉思状。

    “记得是交流Master的情报吧。”狂王低沉浑厚的嗓音响起,众人全神贯注彷彿聆听神谕,当然这种比喻几位王是绝不会承认的,“具体来说,梅芙说过Master喜欢吃冰,但因为牙齿敏感而不敢吃。”

    “什麽、居然!难怪本王找立香去外面吃刨冰被拒绝了!”

    “吉尔啊,原来那次你找我问口味是因为这样......”

    狂王又接着说:“还有交换照片,例如这张。”

    他又滑出一张少女裹着白色浴巾的出浴图,迦勒底的御主橘色头髮盘起,裸/露的肩头佈满淡去的伤疤,可这并不妨碍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子绽放她特有的柔软,刚离开浴室的身体泛着潮红,四周热气缭绕,她好像发现什麽似的,害羞地用手遮住了一部份镜头,脸上却是嬉闹的、无奈的表情。

    这——!

    什麽——!这张照片他没有啊!  By在房间用千里眼偷窥的某冠C候补

    这张照片不啻为一发宝具,众人沉默下来,只有狂王的声音依然毫无抑扬顿挫——不、或许高了那麽一点。“大概是这样吧,固定集会,交流情报、照片什麽的。这些都是梅芙给我的。”

    “……所有女性从者都有参加?”Caster库丘林艰难地询问。

    “我怎麽知道。不过既然对Master没那方面兴趣的梅芙都被拉进去的话,就这麽假设吧。”

    这件事非同小可,已经是男人与女人(对御主)的战争了。众人交换了个你懂我懂大家心知肚明的眼神,随后纷纷藉口有事离开酒吧。

    临走前还不忘表达自己的立场。

    “库哈哈哈哈,看来我的共犯者还没有自知之明啊!”岩窟王扬着魔性的笑声化为黑炎隐去。

    “哼,区区臣子的照片本王还不屑。”

    “真是失态啊,年轻的我,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呢。”

    “长大的贤明的我则是一脸算计的阴暗表情呢。”

    “哎呀,刚刚那张照片,在旁边的是圆桌的贝狄威尔吧?”恩奇都歪着头,跟着三位王离开。

    这方圆桌则一脸震惊,“贝卿——原来吗,原来是这样吗,真是令人悲伤!”

    “贝狄威尔卿,看来是时候进行同僚间的谈话了。”

    “附议。”

    一脸大义凛然的圆桌三傻、不、三骑士,鱼贯走出酒吧,带走了金属的铿锵声。

    “Master啊......感觉会变得很有趣呢。”

    “提不出任何有用的意见真是对不起......”

    “没关係啦,我们刚刚那局还没打完吧?继续继续!”

    这是拖着一脸抱歉的屠龙者回到座位上的阿斯托尔福。

    “Alter的我,真是想不到啊,最了解这件事的居然是你。”Lancer库丘林说。

    库丘林Alter不予置评,他喝完伏特加后便不再理任何人,只有佈满海兽骨骼的长尾反应主人心情的左晃右晃,最后离开了酒吧。

    Caster库丘林若有所思的看着黑色的背影,眼裡是难以解读的深沉。他摸摸下巴,勾起了让Lancer库丘林打了个冷颤的诡异的笑。

    “原来如此,没想到啊。”

    随后两隻狗也离开了这裡。

    留下帮忙打扫的罗宾汉:“Emiya,你怎麽看?”

    留下收拾善后的Emiya:“我只对Master感到同情。”

    他只是身怀女难之相,藤丸立香则是男女通吃,这到底是幸还不幸呢?

    不过,他似乎隐约闻到了某种往奇怪方向发展的□□味。是不是该提醒一下Master多洁身自好些?只有十七岁的女高中生,人生也并非在正常环境中生长的御主,貌似对自身的这方面并不是特别上心啊,明明不是不了解情爱之人,可是对于往自己身上所投注的爱与关心,却总是抱持着毫无必要的自卑心四两拨千斤地当作对方的一时兴起,所谓的更深一层的感情那是完全感觉不到的。该说是少女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过于全面呢?还是压根儿没有这方面的意识?这或许只有本人才知晓——不、或许连本人都难以觉察。

    Emiya妈妈望着方才还热闹非凡,如今只剩一片清冷的酒吧,叹了口气。

    ======

    ——离粉丝团成立还有口口天

    ======

    无关紧要的小事:

    1.去外面吃刨冰,具体来说,去迦勒底外面找一个顺眼的雪堆淋上从王财裡喷出的各种果酱糖水。最后是赶来的Emiya以“吃外面的冰会肚子疼(事实),如果Master肚子疼你们见到她的机会就会变少”,解救了立香。

    2.酒吧只有三、五、日开,基本上是Emiya在掌管,罗宾汉、玉藻猫、玛塔.哈莉......等,时不时会帮忙。开业时间是晚上Emiya一天的家事做完后,到最后一组客人离开为止。也就是说很随心。

    Emiya:开酒吧又不是我的义务,不过是Master也很好奇罢了,而且、未成年是禁止饮酒的!

    3.旧狗Emiya不让进,儘管对方表示自己很能喝(这点存疑)。(主要是对旧狗无感,抱歉QQ)

    4.迦勒底通讯器,简称手机,有一切手机有或没有的功能,有普通手机及手环的版本,想要可以去领。本来领的人很少,直到不知哪位从者与Master拍了张照后风靡迦勒底。手环拍的没手机精准,因此不少人选手机,还可以安装游戏。对英灵而言这种机器的唯一作用是存照片。

    5.并不是全部英灵都对咕哒抱有爱慕之心。友达以上的应该很容易看出来。在这篇,三隻狗裡Lancer更偏向兄妹;三闪裡对立香的感情是贤王>英雄王>幼吉尔,恩奇都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阿福觉得有趣,齐格飞则是能託付后背的信任;圆桌高文比较隐晦,其馀都是彷彿对王的那种追星的感觉;罗宾汉看着就很幸福;Emiya整天为女儿的生活操碎了心QQ

    6.之后他们有人脉的都去找人要照片了。以及嘴上说不要,大脑还是很诚实的规划起粉丝团的一众英灵。

    7.女性应援团成立的很早,他们觉得输了一大截。

    8.所罗曼不知道这件事,后来无意间看到因为照片笑得一脸春暖花开的梅林才发现有这麽个事件,狠狠呛了一顿魔术师后要到了照片。之后以立香主治医师的身份强烈要求加入。

    9.狂王稱咕噠為\"女王\"這件事,之後的劇情會提到,我愛他!可是並非主流!傷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