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魔尊总是要抱抱(穿越) > 1.魔宫之变
    天灵大陆一向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美好的如同仙境。

    然而,世间总有例外,这魔尊的领土便是天灵大陆的一处例外。

    据说魔尊性格残暴,冷酷无情,所处之地皆会被其刀上的献血染红,连天空都被血光映成了红色。

    故其领地之内皆为红土,连植物都泛着诡异的红色,被人称之为魔土。

    此言虽有夸张,但因魔尊千年前将两大氏族,足足几万人在一天一夜间屠杀殆尽以致凶名远扬,使得不少人都对这传言深信不疑,也因此对魔尊旗下的人敬而远之。

    只是这世上,总有些不信邪的人来挑衅魔尊的威严。

    魔土之上,两道身影如飞箭一般掠过上空,一追一赶,体表带来的气流甚至将几米之外的地表上生长的植物都刮得东倒西歪。

    “贼子休走!”后面人爆喝一声,未见其有何动作,便有一道剑光由天边亮起,继而只听金属交接之音,两道人影有片刻的纠缠,前方人不堪重负,狠狠砸进地面。

    大片灰尘升腾,那追击者只是随意甩剑,便将灰尘散开,缓步落在地上人面前。

    二人停下,方才看清那追击者的面容——长发高束,剑眉飞扬,一双修长的桃花眼似挑非挑,摄魂夺目,眼波流转间透出几抹凌厉与肃杀。

    好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

    “都说魔尊旗下有四大战将,战力惊人,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侍卫长也有如此实力。”地上之人捂住胸口坐起来,脸色惨白,显然是刚才受了不轻的伤:“秦某佩服。”

    男子冷眼扫过,一脚踩上他胸膛,沉声问道:“何人派你来袭击魔宫?”

    “秦某虽然是个不足一提的小人物,可嘴巴还是严实的。”那人又吐出一口血,虚弱笑道。

    “严实?”男子含义不明地哼笑一声:“那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嘴巴硬。”

    说着,他脚下微微用力,只听嘎嘣一声脆响,竟是直接踩断了那人的肋骨。

    剧烈的疼痛令那人瞳孔紧缩,却是咬紧了牙关愣是没有出声。

    “不错嘛。”男子微微弯下腰,虽然说着赞叹的话,却是面色冷淡:“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一块骨头粉碎。”

    “当然,在没问出我想要的消息前,就算是全身的骨头都变成粉末,你也会好好活着。”

    他神情不动,地上人却分明从他眼里看出了冰冷的嘲弄。

    秦某脸色微白,却仍坚持着没有出声。

    男子眸光一冷,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地上人便猛地惨叫起来。只听一声声令人牙酸的咯吱音,那人的骨头竟是凭空扭曲碎裂。

    非人的痛苦令他嚎叫出声,身体不断地在地上翻滚,想要减轻疼痛。可惜,这动作除了让折磨加剧外,没有丝毫作用。

    这时,男子神色一动,手在腰间一抹,竟是多了一块玉制的腰牌。

    那腰牌通体血红,一个龙飞凤舞的“魔”字赫然刻于其上。左下角则是刻着燕安仁三字,显然是男子的姓名。

    “速归。”神识探入,腰牌中传来简短的信息。署名是吴伢,魔尊旗下四大战将之一。

    燕安仁眉头皱了皱,一把扯住地上人的领子,身体腾空而起,向魔宫赶去。

    四大战将很少统一发布命令,每一次都有大事发生。如今魔宫遭人潜入,连他们这些魔尊的亲卫都被派出来捉拿贼人。但捉拿到一半就被召回……看来这事搞得十分之大。

    魔宫有多少年没有出事了?燕安仁不知,至少他到魔宫这几百年,是和平得很。

    他追赶手中人时并没有跑出太远,如今全力赶路,不过二十几分钟就到了魔宫。

    先把人扔到地牢,确定死不了,他才赶到集合处。

    镇守魔土四方的战将来了三个。

    ——战力最高,整天披着黑袍的吴伢战将、眸若星辰,潇洒不羁的应星海战将以及身着白衣,手持折扇,充满书卷气的应若白战将。

    应星海和应若白是同胞兄弟,长相相同,气质却天差万别,一眼就能认出。

    他们三人站在最前方,吴伢哑着嗓音开口:“近日魔宫频繁遭受袭击,魔尊大怒,下令彻查此事。”

    他声音不高,可全场都听得清清楚楚。燕安仁本也在凝神细听,可腰间传来的响动让他不得不将注意集中在腰牌上。

    神识探入,带着朗朗笑意的声音传来:“燕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燕安仁挑眉,一抬眼,正对上应星海含笑看来的眸子。

    他无奈摇头,一直紧抿的嘴角却微微放松,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笑。

    应星海知道他在外人前是个面瘫,得了这些表情已是心满意足。又向他传音道:“此事不宜深入,你结了任务便回家,权当放个长假。”

    他是四大战将之一,是魔尊的亲信,自然比其他人消息来的灵通。闻言,燕安仁一愣,眉头轻蹙,微微点头。

    这是听进去了。

    燕安仁加入魔尊旗下,不过是为了保家族平安,虽然魔尊的确对他有知遇之恩,但若是因此惹上什么仇家,反而与初衷违背。

    前台上,吴伢的话已达到尾声。他向所有人下达了追捕魔宫仇敌的命令,要求尽全力追杀,生死不论。

    魔尊很久没有下达如此血腥的命令,可见这一次的确是怒到极致。

    燕安仁接到的任务对他来说并不难,魔宫中除了应星海兄弟二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之外,再无他人知晓。

    故分配到的任务是按他表现出的实力分配。

    任务接完,魔宫中聚集的人便三三两两分散开。

    “人已经走了,再看也看不出花来。”

    凉凉的声音自身边传来,应星海抬眼一笑:“小孩子知道什么。”

    应若白轻摇着的折扇一僵,很想敲着应星海的脑袋提醒他,他们是出生时间相隔不到五分钟的双胞胎。

    不过现在并非笑闹时间,二人很快收敛了神色。

    “青莲问出什么了吗?”应星海先开口,他剑眉微拧,“谁吃了豹子胆,来袭击魔宫。”

    吴伢垂眸,沉声道:“抓来的都是些小喽啰,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计划的倒很好。”应星海冷哼一声,身上杀意骤起:“能准确地抓住我们出行的机会,熟悉魔宫构造…看来魔宫里也混进了奸细。”

    “那些人手段诡异。”应若白沉吟:“不知我们的计策能否蒙骗过去。”

    魔尊神魂受损,昏迷不醒的消息若是传出去,恐怕整个魔宫都会陷入危险。

    三人面色皆沉,吴伢沉思片刻,挥袖离开。看方向是往地牢去了。

    “我们也开始吧。”应星海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咱们的任务可不比那些小家伙轻。”

    “小家伙?”应若白挑起眉,折扇合拢,在手心上敲打两下:“要真觉得是小家伙,就别起歪心。”

    他意思明确,应星海却只是保持嘴角上挑的弧度,漫不经心地道:“你也知道,已经起了,就没那么好消。”

    他挥挥手,口吻带笑:“行了,哥哥我要去收拾那些小杂碎了。”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便有一瞬的扭曲,下一秒就消失在空气中。

    被留下的应若白用折扇轻轻抵住唇,目光悠悠。

    他和应星海是双胞胎,虽然性格不同,但彼此了解颇深。刚才应星海虽然面上带笑,心里却已有怒意。

    竟是为了个小家伙同他生气了。

    应若白沉吟片刻,无奈摇头。罢了,他这兄弟虽表面轻佻,玩世不恭,可心底里认定的事很难改变,他也不必去做那个恶人。

    修长的手指按住折扇,轻轻一转将其展开,身影也渐渐模糊。

    另一边,说要去解决杂碎的应星海偷偷跟上了燕安仁,还未出声便被识破。

    “燕兄修为愈发高深,应某佩服。”他从暗处走出,笑眯眯地道。

    燕安仁抬了抬眼,眼睛弯了弯,又迅速变回平直的弧度。

    “应兄过誉了。”他慢条斯理地开口,放在剑柄上的手离开,一个很放松的站姿。

    两人对望,最后还是应星海先忍不住,向前一步笑道:“安仁,这么久没见,你就这么冷淡地对我?”

    “怎么也要来个充满爱意的拥抱吧?”

    “那还是算了。”燕安仁想要上前的心思瞬间淡下去,他转身想走:“完成任务后我还要回去看子修。”

    “等等,我开玩笑的。”应星海连忙拉住他,手一翻拿出一个小玉瓶塞给燕安仁:“修补神魂的丹药,对子修应该有用。”

    “你不必特意寻找。”燕安仁目光复杂,却没有拒绝,而是将丹药紧紧捏在手中。

    现在他的确需要这些。

    “客气什么,你弟弟就是我弟弟。”应星海有些微妙的紧张。

    燕安仁挑眉,冷酷无情地道:“不,我弟弟就是我弟弟,和你没关系。”

    应星海耸了耸肩,有点失望又有点理所应当。

    什么事只要扯上燕子修,就容易被燕安仁怼,他都习惯了。

    “你完成任务便回家。”他忍不住又叮嘱:“不要参与进这件事里。”

    “我知道。”燕安仁迟疑一下,还是拍拍应星海的肩:“你也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