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认为会和齐鹫有共同语言的人在第二天早上到了燕宅。

    他身上还带着刚杀完人的冷冽气息,这气息隐藏的好,一般人看不出来。但燕安仁不属于一般人这个范畴,所以见到应星海时,他懒散的表情微微一收。

    “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应星海倚在门边看着他笑:“真出什么事,也不能往你这跑。”

    说着,他鼻子动了动,看向燕安仁的目光带了点调侃:“昨晚喝酒了?”

    “喝了一整晚。”燕安仁揉揉太阳穴,若不是修炼之人,现在怕是连床都起不来。

    “一整晚?”应星海这下淡定不起来了,后背挺直,装作不在意的问道:“和谁一起?”

    “新认识的一个朋友。”燕安仁倒没想那么多,坦白道:“叫齐鹫,你应该知道,剑宗的弟子。”

    这个名字是有些耳熟,应星海没费多大劲就想了起来,他轻啧了一声:“那种没受过历练的小家伙。”

    居然能哄着燕安仁和他喝了一晚上的酒!

    应星海忍不住抽动眉毛,嘴角也向下压了压。不过到底是活了千年多的老怪物,神色变换的快,转瞬间就又笑着道:“还没见你这么快建立友谊过。”

    “因为他是个好人?”燕安仁低声笑了笑,“更何况他有些话还是蛮有道理的,不像是大宗门里那些天真的家伙。”

    本来就是强颜欢笑的应星海嫉妒到牙疼,磨着牙还要努力让自己声音听上去没有异常:“我也是个好人啊,你当初还不是防了我那么久。”

    燕安仁好笑地看着他耍宝,故意大幅度在空中嗅了嗅:“我怎么感觉闻到了一股酸味呢。”

    “那肯定的。”应星海走过去揽住他的肩膀,用一种夸张的语气道:“我的心都被你伤透了。”

    “行了,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燕安仁笑推了他一把。

    现在事情肯定还没结束,应星海作为战将之一,能抽时间来找他,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这个给你。”应星海扔给他一个牌子。

    燕安仁接住一看,一个纯金的牌子。虽然是柔软的金子做的,以他的手劲却是无法捏断。

    “金子拍卖会的邀请函。”燕安仁眉头一皱就反应出这是什么。

    “你知道?”等着邀功的应星海一愣。

    “齐鹫告诉我的,我正准备去弄一张邀请函呢,你就送来了。”燕安仁抛了抛手中的牌子。

    应星海唇角抿起,对未曾见过面的齐鹫怀有极大的敌意。

    “子修怎么样了?”他把不该有的神色掩去,像是变脸一样,笑着问道。

    “挺好的,上次我弄到了天灵丹,最近也自己试着炼了几炉,成功率还不错。”燕安仁弯着眼睛,心情不错:“天灵丹能缓解子修的神魂问题,甚至好转。如果这次能够买到魂弧,说不定能完全修复好子修的神魂。”

    应星海眼睛快速眨动两下,神色有几分异样。

    “我去看看子修。”他道。

    “行,正好这个时候子修应该醒了。”燕安仁没有拒绝,但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子修以前没见过你,你离远点,他怕生。”

    虽然和应星海认识了几十年,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魔宫,而且燕子修是最近十几年才出生的,这段时间应星海并未来过燕宅。

    “没问题。”应星海一口答应下来。

    他跟着燕安仁往燕子修的房间走,边走边四下张望。

    “看什么呢?”燕安仁扭头看他。

    “你们家院子蛮精致的。”应星海摸摸下巴:“你设计的?”

    “算是吧。”燕安仁耸肩。他是把前世见过的一些构造搬过来了,只是他前世并非建筑专业,记得不全,只是随便弄了弄。

    至少熟悉的风格能让他看起来舒心些。

    “我这次还给你带了礼物。”应星海没有纠结园林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说。

    “那我可要好好请你喝一杯。”燕安仁笑道,又想起什么,拖长音调“嗯”了一声:“但估计要等一段时间了,我的酒最近喝的差不多了。”

    “那个齐鹫喝的?”应星海感觉自己的恶意已经要控制不住地散发出去了。

    “他和你一样,都是个爱喝酒的性子。”燕安仁没察觉到,毕竟他只觉得应星海对自己是友谊,没向别的地方想。

    应星海深吸一口气,所幸现在已经到了燕子修的房间,可以用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防止露馅。

    “我先进去,叫你的时候你再进。”燕安仁嘱咐道,而后推开门轻轻走进去。

    江圣钧这个时候已经醒了,他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只是没有听清是谁。

    “今天有另一个哥哥来看你。”燕安仁轻轻摸摸他的头发:“你愿意见他吗?”

    “听哥哥的。”江圣钧仰起脸乖乖地道。

    “那好,我们先把衣服穿上。”燕安仁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手把手帮弟弟穿衣服。

    倒不是说燕子修不会自己穿,可他就是想宠着弟弟。反正弟弟这么乖,不会被宠坏。

    江圣钧可乖了,让抬手就抬手,让低头就低头。等头发梳好了,都收拾好了,燕安仁才让应星海进来。

    江圣钧乖乖的面具差点没有绷住。

    这不是他手下的那个战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他和小侍卫认识?

    现在的情景看,认识是肯定的。只是这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原因,比如说一起谋害魔宫宫主?

    一时间陷入阴谋论的江圣钧没有叫人,只是愣愣地睁大眼。

    燕安仁以为他还是怕生,便轻柔的搂住他的肩膀:“没事吧?”

    “没事。”江圣钧回过神,连忙摇头:“这个哥哥真好看。”

    顺便违心地赞叹了一句。

    这一下就被燕安仁理解为他看应星海看呆了,当即就不乐意了。

    “哥哥难道不好看吗?”他双手按住江圣钧的肩膀,迫使他看向自己,满脸委屈。

    江圣钧在心里嫌弃这个爱撒娇的小侍卫,表面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哥哥也很好看,我最喜欢哥哥了!”

    说着,他还凑过去亲了一下燕安仁的脸颊。

    刚才还伤心的燕安仁瞬间就高兴起来,招呼着被他忘在一边的应星海:“你说要来看子修,怎么也要给点礼物吧?”

    “还用你说。”应星海笑着看他们两个的互动,手一翻拿出个精巧的小物件:“第一次来,不知道子修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个。”

    那是千机阁的小玩具,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却是十分适合燕子修。看得出应星海挑选时也下了心思。

    江圣钧接过来,一脸开心地说了句谢谢,拿在手里不断把玩着。

    “有心了。”燕安仁拍拍他的肩膀。

    “毕竟是你弟弟。”应星海一脸的大义凛然:“上次说了,你弟弟就是我弟弟。”

    “滚。”敢和自己抢弟弟,燕安仁立马翻脸。

    然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这张脸可是一点都不适合大义凛然这种表情。”

    “你这么说可是伤我心了。”应星海叹口气:“我今天好心跑过来告诉你消息,你却一直往我心里戳刀子。”

    “那要不要安慰你一下?”燕安仁挑起眉。

    “安慰?”应星海弯起眼睛,伸手指着脸颊:“像亲子修一样亲我一口?”

    “想得美,我只亲我弟一个人。”燕安仁冲他翻个白眼,然后低头问江圣钧:“对吧,子修。”

    “对,哥哥是我一个人的。”江圣钧隐秘的抽了抽嘴角,嫩着声音道。

    应星海本来也只是逗一逗燕安仁,没想让他真的亲——毕竟想也知道这种事情不会被答应。

    他笑了笑,伸手将燕安仁拉过来:“你过来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他们两个出了门,却没有把门关上。江圣钧觉得这两个对自己没什么戒心,便自己摇着轮椅出门,探头看向那面。

    燕安仁正被应星海按在外面的石头上坐下,背对对方。而应星海则是在给他试一根发带。

    江圣钧看不清楚发带的具体模样,却能清晰地看见应星海柔和下的面部神情。

    明明只是绑发带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却做得无比珍重,像是在完成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江圣钧愣了愣,脑海里闪过一个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想法——应星海不会是暗恋燕安仁吧?

    那他这个便宜哥哥可是厉害大发了。

    相处了这么多年,江圣钧也知道自己这个手下的性格。应星海是一个看上去不像好人,实际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外界不是很在意的人。他一度以为应星海和应若白两兄弟只互相在意,没想到在这里看了场好戏。

    脑海迅速分析着应星海和燕安仁在一起后对自己的利弊,江圣钧摸摸下巴,嘴角勾起一个小弧度,又把身体缩了回去。

    如果两人在一起,应星海来这里的频率肯定会变勤,到时候只要他不露出破绽,就可以随时打听魔宫里的情况。

    江圣钧在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