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魔尊总是要抱抱(穿越) > 13.拍卖会
    第二天一早,燕安仁帮弟弟穿好衣服,摸摸他的脑袋便出门了。

    “你太惯着你弟了吧。”齐鹫站在门外等他,见他包办了所有动手事务,不由挑了挑眉。

    “小孩子嘛。”燕安仁不以为然。

    “你这样他可长不大。”齐鹫摇头:“小孩子也不能这么宠。”

    “我乐意。”燕安仁抬抬头,“再说了,就算长不大,我养他一辈子就好。”

    一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养一辈子也没什么。再怎么说也是朋友自己做出的选择,齐鹫不好再过多插口,便摊摊手:“好吧。”

    你开心就好。

    他们上了飞禽的背,一路向金子拍卖会飞去。

    据传金子拍卖会的主人以前是个凡人,起初无法修炼,受尽了苦难,修为大成后,还对俗世的金银有极大的执念,才办了这家拍卖场,直接命名为金子拍卖会。

    金子拍卖会的整个会场都是镀金的,细看下来却构造精妙,并无粗俗之感。

    燕安仁与齐鹫出示了请柬,便分散开来。

    “我和长辈在三号包厢,有事找我。”齐鹫的请柬是宗门弄到的,和里面的长辈一起出席。

    燕安仁的自然也是包间,他在侍者的带领下进入了五号包厢。

    里面伫立着两个貌美如花的侍女,见他进来,齐齐弯腰。

    一人引他入座,一人为他倒茶,服务甚是周到。

    燕安仁心思没在这上,他摩擦着储物戒,垂眸等待拍卖会开始。

    他身家并不丰厚,若是魂弧被其他人拍走怕就要想别的法子了。

    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台上,拍卖师开始拍卖。金子拍卖会里每年会卖掉不少稀奇古怪的好玩意,燕安仁看一个个拍卖品被买下,心情却并没有放松。

    拍的人都是下面散座的客人,真正有能力买下魂弧的人是包厢里的贵宾,而他们现在都没有出价。

    一定是在等想要的拍卖品出现。

    燕安仁身子后倾,靠在沙发的背上,眼里露出忧虑的神色。

    在一直都没有拍卖到魂弧时,他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现在这个预感实现了。

    魂弧竟是这场拍卖会的压轴!

    他伸手揉了揉额头,看着下面疯狂飙升的价格,眉头紧拧。

    魂弧在黑市上是两千上品灵石,他准备了三千,却没想到这次拍卖这么疯狂,他只出了一次价,价格便飙升至一万上品灵石。

    这些人都疯了吗。燕安仁看着外面包间一个个亮起的灯,神色阴沉却又无可奈何。

    他毕竟年纪小,又一直待在魔宫,还要为燕子修搜寻各类丹药,并无底蕴,而燕家以前的东西也早就被抢走或是销毁,再没有更多的上品灵石供他使用。

    即使有,燕家其他人也不会同意拿出如此多的灵石去治疗燕子修的神魂。

    燕安仁紧紧捏住拳,把自己的无力掩藏在冰冷的面色下。他闭目思考,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忆起了魂弧价格高涨的原因。

    一定是因为魔尊的伤势!

    那些大势力在魔宫里其实都有隐藏的奸细,虽然魔尊出事时便雷厉风行地揪出了大部分奸细送他们回老家,但还有一小部分将信息传了出去。

    看这个趋势,魔尊是神魂受损。若是真的,魔宫高层里肯定有没被揪出来的内奸!

    燕安仁想通了这一环节,眉头放松了些。只是这魂弧不论如何都会落在魔宫手里,他就算想去抢也抢不到。

    算了,再想写别的办法好了。

    最后魂弧果然被魔宫拍下,这个结果出来后,大厅里都是窃窃私语,更别提那些包厢里对魔宫既畏惧又垂涎的人了。

    燕安仁没有在意这些风起云涌,他把玩着储物戒,等拍卖会结束便快步迈向拍卖会的后台。

    不过在半路他被人拦住了。

    “星海?”燕安仁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这次拍卖是你代表魔宫来的?”

    “不是我。”应星海连忙否认:“是青莲,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们要来这里抢拍卖会上的这只魂弧。”

    按照他们一开始的设定,应该是魔宫假装出价,给其他势力看看便不再有动作,可没想到青莲战将后来不知如何说服了吴伢,直接将这只魂弧买了下来。

    “我们一开始是想要自己去抓的。”应星海一边拉着燕安仁往角落里走,一边低声对他解释:“不过既然已经买下来了,这个魂弧出现的地址告诉你也没关系,你往后面走不就是想找到卖家吗。”

    “那就麻烦你了。”燕安仁没觉得自己被诓了,还十分感谢——他若是自己去要,金子拍卖会能不能给他都是个问题,就算给了,估计也要大出血。

    “那地方前段时间才出现了小型兽潮,你若去的话一定要准备妥当。”应星海快速道。

    若不是现在魔尊昏迷,魔宫里实在走不开,他说什么也要陪着燕安仁一起去。

    “我明白。”燕安仁点头,捶了他肩膀一拳:“这次帮太多了,下回请你喝酒。”

    说着,他便带着得来的地址匆匆走向出口。

    应星海望着他的背影,良久后收回目光,轻笑道:“看戏看的怎样?”

    “自然是好极了。”一个身着青袍的女子缓缓踏出,举步生莲,美不胜收。

    应星海看他一眼,低笑:“你这爱装作女子的习惯还是未变。”

    “女子有何不好。”青莲痴迷地盯着自己的手,那只手纤细修长,指甲圆润,看着就和女子之手并无两样。

    不过很快,他就收了痴迷之色,不着痕迹地向燕安仁离开的方向开了一眼,娇笑道:“我倒是没想到应道友你会为了一个毛头小子这么卖力。”

    “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不是吗?”应星海耸了耸肩,眼里闪过隐蔽的警惕。他快步向外走去:“走吧,吴伢该等急了。”

    青莲掩唇一笑,脸上除了兴趣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

    能让应星海这个平日怠于算计的人整这么一盘棋,那个燕安仁在他心里的地位恐怕不一般。这一点,说不定日后可以利用。

    再说燕安仁,他急匆匆出门,招了飞禽便要离开,却被齐鹫一把拽住飞禽的腿。

    “安仁,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没拍下想要的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他喊道。

    燕安仁无奈:“我得到了些信息,急着回去印证,齐兄你再不松手,我可要为这只飞禽赔钱了。”

    齐鹫闻言,手一松,飞禽惊惧下迅速拍打翅膀,转眼就飞的没影。

    “你这小子,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莽撞,信不信老夫压你回剑宗再待几年修身养性。”剑宗那面的前辈见到他的动作,眼角跳了跳。

    “别啊,我这不是一时着急吗。”齐鹫连忙告饶,他从剑宗出来后自由得很,可不想再回那个全是规矩的地方。

    “你也别和那人走太近,再怎么说也是魔宫之人。”长辈瞪了他一眼,又劝道。

    他地位高,得知的信息也比齐鹫多,知道要不了太长时间,天灵大陆可能会掀起一场风暴,以魔宫为中心的风暴。

    然而齐鹫不听:“魔宫怎么了,安仁他又不是那种凶残自私之人。”

    长辈知道他的性子,只好无奈地看他一眼,决定在风暴来临的前段时间把他锁在剑宗。

    剑宗几百年来就出了几个天才,万一因为这件事陨落了,他们不得心疼死。

    齐鹫是个在日常问题上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根本没发现自家长辈已经打算把他锁回宗门,还开心地以为自己说服了他们。

    长辈:这傻小子还是领回去教育教育再放出来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