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莽汉神色惊疑不定,他狐疑的目光在燕安仁身上转了转,尤其是他左肩的伤口。

    本来已经打算退去,却想起一开始燕安仁手上的腰牌。

    “魔宫的人。”他的声音仿佛从嗓间挤出。

    燕安仁听清后便知此事无法善了,早知如此不如先前不出示身份。只是这时后悔也晚了,他微微弓腰,剑眉微拧,杀意冲天而起。

    大战爆发。

    莽汉手中巨斧乃特殊炼制,无比坚硬,与其长剑相撞时,甚至将长剑劈出缺口。燕安仁力量不及他,便以灵活的身形左躲右避,寻找必杀的时机。

    “有本事和你爷爷我正面对决!”莽汉被其泥鳅一样的身形弄得恼火不已,一声大吼,高扬巨斧,狠狠向下砍去。

    燕安仁目光一凝——有破绽!

    他身体横向旋转一百八十度,不似常人所能扭转的角度,一剑刺向莽汉脖颈。

    莽汉大惊,手臂堪堪转向挡住剑芒,却感到肌肤一痛,那半截手臂竟是飞落出去,鲜血洒了满地。

    剧痛使他暂时失了神智,燕安仁趁此机会欺身而上,以环抱的姿势,将长剑自其后心插入。

    巨斧掉落,将地面砸出坑洞。待长剑拔出,莽汉眼中神色渐失,摇摇晃晃地向前扑倒。

    燕安仁闪身躲开,眸光微冷,一把抓住自莽汉身中飞出的元婴,毫不留情地直接捏碎。

    一切做完,他迅速收了无人的储物戒和武器,捂住心脏的位置,喷出一大口淤血。

    内伤在这一战中愈发严重,燕安仁怕再生变数,硬是催动灵力向燕家飞去。好在路程已行至一半,再往前走走,便是小镇,少有行凶者。

    在镇上租了灵禽,燕安仁盘坐在灵禽背上,缓慢吐息着,尽力恢复伤势。

    他此次出来可是和父母下了保证,若是以重伤之体回去,不知会被怎样念叨。

    小狐狸自他怀里探出头,心情有些复杂。他和魂弧在那一战中并未受到任何损伤,偶尔有攻击飞向他们,也会被燕安仁硬扛着挡下。

    那莽汉力气惊人,二人一战看似简单实则无比凶险,走错一步便会落得身死的下场。即使这样,燕安仁都没有放弃他们,哪怕是瞬间的想法。

    如果不是他本身就有情有义,还有一种可能便是,那魂弧对他来说极为重要。

    小狐狸舔了舔爪子,一掌拍在一边傻乎乎睡得正香的魂弧头上,越看越不顺眼。

    这只丑兮兮的东西居然比他重要,真是不可理喻!

    “别欺负它。”燕安仁恰好睁开眼睛,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微笑着捏捏他的耳朵:“拍傻了怎么办?”

    小狐狸发出不屑的轻嗤声,转头叼住燕安仁的指尖,发出呜呜的声音。

    “饿了吗?”燕安仁完美的领会了他的意思,拿出肉干喂他食用。

    一口一个吃得满足,小狐狸忍不住在他身上打滚,把可怜巴巴缩在一旁的魂弧挤到了边上,差点掉下去。

    燕安仁眼疾手快地捞回来,托在手里安抚地摸摸。

    很快便到了燕家。

    一手抱着魂弧一手抱着小狐狸,燕安仁隔空和父母传音后,径直去了燕子清房里。

    好几天没见到弟弟了,想念的不得了,总想着亲亲抱抱才能满足。

    江圣钧正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手指蘸了茶水乱画。说是乱画也只是其他人不懂,其实他是在画魔宫与外界关系图。

    只是不理世事多年,新增加的关系却是一概不知。

    燕安仁走进来,一眼看见弟弟,余光瞥见桌上的水迹不由一愣,觉得有几分眼熟。只是江圣钧很快便直起身,装作不小心花掉了水迹。

    “哥哥,你回来了!”他眼睛亮起来,摇着轮椅迎接燕安仁:“我好想你!”

    说着,他将目光转向燕安仁抱着的两个白团子身上。

    看见魂弧时,他目光一顿,没想到小侍卫真的找到了这种灵兽。可视线停在小狐狸身上时,他心神有一瞬的波动。

    这狐狸不简单。

    江圣钧想到,微微眯起眼,神色却不动,“哥哥,这是什么呀?”

    “是哥哥给你找的宠物。”燕安仁倒不出手来摸他的头,只能把魂弧递给他:“摸摸看喜不喜欢?”

    “我想要那只。”江圣钧下意识的指向小狐狸。

    话未说完便是一顿。他本应该欢喜接过魂弧,用以温养自己的神魂,身体却本能地想要排除掉对小侍卫有害的事物。

    想要保护一个人,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不行哦,这是哥哥的。”燕安仁第一次拒绝了他的请求,紧接着又道:“等子修和魂弧结契后,想要和小狐狸一起玩也可以。”

    江圣钧顺势道:“好吧。”

    他抱住魂弧,蹭了蹭其柔软的毛,好奇地问:“哥哥,怎么结契?”

    燕安仁的目光柔软下来,想到燕子修的神魂很快就会恢复完整,心情便忍不住愉悦。他将小狐狸放在桌子上,伸手握住江圣钧的手腕。

    “哥哥帮你。”他低声道。

    神识探出,镇压住魂弧,在燕子修的手腕上轻轻划开一道伤口,贴在魂弧额头。

    这本是最普通的结契方式,可偏偏燕子修的身体里装着的是江圣钧的灵魂。魂弧神智不高,迷茫之中选择遵循强者,与江圣钧结了契。

    契成,温润感顿时从契约中传向神魂。江圣钧略带惊异地看了一眼魂弧,轻轻挑眉。

    魂弧对神魂的滋养有这么强吗?按这个趋势,不出两个月,他的神魂就会恢复完整。

    “感觉怎么样?”燕安仁不知自己费心给弟弟抓的魂弧被魔尊享受了,还在期待的问。

    “感觉很舒服。”江圣钧如实回他。

    “那就好。”燕安仁忍不住露出个笑,轻轻亲了亲江圣钧手腕上的伤口,使其快速愈合,才又道:“给它起个名字吧。”

    “就叫球球好了。”江圣钧敷衍道。

    他见小侍卫点头,转身抱着狐狸出门时,还在疑惑今天小侍卫为什么没有粘着自己。转念看到在身边的球球,又想起小侍卫身上的气息有些委顿,不由一愣。

    难道是受伤了?

    他不由自主地快速眨眼,皱眉思考片刻,才命令球球跳出房间,循着燕安仁的气味找去。

    燕安仁走得急正是因为内伤突然发作,他不愿让弟弟担心,便急忙离开,在花园一角席地而坐,慢慢调理自己的伤势。

    路上缓解了几分,现在闭关半个月便不会再出问题。

    小狐狸在他身边乖巧地蹲着,大尾巴摇啊摇,一眼就看见了藏在树后的球球。

    他咧了咧嘴,狐狸脸上出现了一个略显怪异的笑。

    真有趣,一具脆弱的身体里栖息着大能的神魂,这家人还毫不知情,当做小孩子在宠,甚至为了修复其神魂,不顾性命找到魂弧。

    若是让燕安仁发现真相,不知道会形成怎样有趣的场景。

    他抬起爪子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几步跳在燕安仁膝上,缩成一个团,慢慢睡去。

    江圣钧透过魂弧的眼睛看到了这一幕,神色不由得沉下。

    那只白狐狸发现他了……果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也不知道这走了霉运的小侍卫到底是从哪里捡来的。

    有一个假弟弟就算了,还能捡到一个假宠物,莫不是平时坏事做多遭了报应?

    他一面想着,一面在心里思索着有没有不动声色处理掉狐狸的办法。

    实在不行,等两个月后他恢复全盛期,走前顺便帮小侍卫除掉对方好了。

    只是,见小侍卫为了自己受伤,他心里有些甜甜的,可一想到那个“自己”代表的并不是江圣钧而是燕子修,那丝甜蜜又变成了酸楚。

    独自一人千年,终于有人不怕他还每天黏着他,魔尊从一开始的嫌弃到了后来的有些享受,尤其是小侍卫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时候,更是感到一种隐秘的愉悦。

    如果他真的是燕子修……

    江圣钧神识进入识海,看着在角落蜷缩成一团的脆弱灵魂,终究还是没有下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