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小狐狸安慰了半天,中途还被燕天拽走处理家族事务的燕安仁并不知道自己的小可爱决定两个小时不理自己,等他忙完了,去给江圣钧讲睡前故事时,遭到了空前的排斥。

    “不听。”江圣钧用后背面对他。

    他本来是已经拒绝了睡前故事的,可这个小侍卫太过执着,就放弃了两天。念在小侍卫声音好听,故事也越来越催眠的份上,江圣钧就没有再抵抗。可今天,心情不好的魔尊表示不想看到这个蠢侍卫。

    “还在生哥哥的气吗?”燕安仁苦恼,他凑过去轻声道:“小狐狸不会抢走哥哥的,只是它太可怜,哥哥不忍心让它这么小就独自生活。”

    小什么小,那只狐狸都不知道多大了,跑进人类世界也不知道有什么阴谋。

    江圣钧在心里撇了撇嘴,觉得小侍卫真是识狐不清。野外的狐狸,是想往回领就往回领的吗!这种眼巴巴凑上来的,肯定有问题。

    然而这些不能和小侍卫说,他只能向被窝里蹭了蹭,抱住被子不开口,发出委屈的哼唧声。

    燕安仁顿时心疼了,忙不迭的发安慰:“我只喜欢子修一个人,真的!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如果真的不喜欢,我不养了就是。”

    在弟弟面前,所有原则都失效了。

    “真的吗?”江圣钧终于小小的扭过头,不信任地问道。

    “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燕安仁用力点头,就差举着三根手指发誓了。

    “那你明天就把它送走。”江圣钧道,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就算它再撒娇也不能心软!”

    看他的表情,似乎真的是讨厌那只狐狸到了极点。

    燕子修很少会表现出这么极端的感情,燕安仁愣了愣,到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应道:“既然子修你这么不喜欢,我明天一早就把它送到山林里。”

    “送远些。”江圣钧盯着燕安仁,一定要看到他点头才算安心。

    燕安仁虽然有些不舍得小狐狸,可为了弟弟高兴,还是决定将它送回去。

    但如果真要送回原来的地方,来回要花上不少时间,更何况那里还频繁的发生兽潮,小狐狸一开始就差点死在兽潮下,所以在仔细思考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郊外十几公里的山林,因为靠近城市,没有什么过于凶猛的灵兽,正适合小狐狸。

    燕安仁看了下时间,打算凌晨时将小狐狸送走,就不耽误白天带子修去泡温泉了。

    一直收敛气息躲在屋外听二人说话的小狐狸气的直咬牙,他早知道燕安仁是个弟控,没想到没有原则到了这种地步。还有那个藏在燕子修身体里的人,不要脸!厚脸皮!

    多大人了还撒娇!还发小脾气!

    好不容易等心情平复,小狐狸冷静下来,小跑回屋,咬着自己的尾巴思考。

    他现在体内的伤还没好,回去肯定是死路一条。被送到其他山林,也会被那几人的眼线发现,只有待在人类的城市才最安全。

    金色的竖瞳中闪过一丝狠厉,他动动耳朵,确定燕安仁暂时没有归来,利爪弹出,冲自己的后腿狠狠一划。

    鲜血顿时涌出,染遍身下的软垫。小狐狸仔仔细细地将爪子上的血液舔干净,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连忙收回指甲,无力地歪在垫子上,发出呜呜的悲鸣。

    燕安仁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了血腥,他眼瞳一缩,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迈步的频率和轻重保持着相同的水准,而后轻轻推开门。

    循着血腥味望去,他一眼就看见倒在软垫上的小狐狸。神色变了变,快步走过去。

    “呜……”小狐狸叫声虚弱,还有些抽噎。

    燕安仁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进来伤到了小狐狸,可蹲下身仔细检查过伤口后,又有几分迷茫。

    小狐狸腿上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利爪抓伤,可燕宅里又没有灵兽。难道是他自己抓伤的不成?

    心里有几分怀疑,可看到小狐狸痛到颤抖,哭得打嗝,燕安仁还是先将怀疑压了下去,拿出金疮药敷在小狐狸的伤口上,小心包扎起来。

    “不痛不痛。”他一边包扎,一边轻声安慰。

    小狐狸勉强伸头蹭了蹭他的手,发出可怜的呜呜声。

    丹药虽然能治疗内伤,可对外伤的治愈程度不大,尤其是对这种没有修练过的普通动物,顶多能加快愈合速度。

    包扎好后,小狐狸一直扒着燕安仁的手不让他离开,还不停的流眼泪。燕安仁无奈,只好轻轻抚摸他的后背,感受到瘦小的身体在自己手下颤抖,就忍不住叹息。

    小狐狸的突然受伤让他警觉,可屋内没有陌生的气息,若不是伤害小狐狸的人修为高到让他无法察觉,就是这个屋里没有来其他人。

    难道是小狐狸自己伤了自己?这么做的原因……除非是因为听到了子修和他的对话。可看小狐狸被吓成这样,又着实不像。

    假如小狐狸是装的……

    燕安仁虽然有些不信,可还是在心里保留了猜疑。只是,小狐狸伤成这样,明天肯定是送不走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的江圣钧就收到了这个不好的消息。

    “好吧,但等伤好了一定要送走。”他勉勉强强地道,在心里痛斥那只狐狸的狡猾。

    小侍卫不确定,但他能肯定那伤口是狐狸自己划出来的。不过,狐狸做到这种地步都不愿意离开,难道说小侍卫身上有什么他想要图谋的东西?

    暗暗起了心思的江圣钧面上不显,眼睛滴流滴流看了燕安仁半天,才拽住他的袖子甜甜的笑道:“哥哥,我们去泡温泉吧。”

    弟弟没有生气,燕安仁的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果然,子修还是很善良的,即使不喜欢小狐狸,也不忍心让对方负伤离开。

    他高高兴兴地与燕天打了声招呼,推着江圣钧就出门了。

    “温泉那可舒服了,热气腾腾的,趴在岩石上,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燕安仁竭尽全力地给江圣钧形容,看着弟弟期待的目光,心里有些黯然。

    等子修身体好了,他一定要带着对方把整个天灵大陆好玩的地方逛一遍,哪用得着对一个小小的温泉如此期待。

    温泉离得不远,却足够偏僻,燕安仁带着江圣钧左拐右拐,到了一处偏远的宅子里。因为路途崎岖,燕安仁干脆将轮椅收到储物戒里,然后一把抱起江圣钧。

    嗯,公主抱。

    “哥哥,我自己能走。”活了千年多,第一次被人公主抱,江圣钧忍不住面皮发红。

    “不行。”燕安仁在这种事上很坚决:“这路不好走,还是我抱着你。”

    他颠颠江圣钧,笑道:“你又不沉,哥哥还是抱得动的。”

    江圣钧缩在燕安仁怀里,耳朵贴在他心脏位置,听着那沉稳的砰砰声,突然就感觉到一种幸福,并且莫名想要将这段路延长。

    被抱着的感觉这么好吗?

    江圣钧咽了咽唾沫,还是伸出手环住了小侍卫的脖子。他把脸贴在对方的脖颈细腻的肌肤处,呼吸平缓。

    “怎么了?”燕安仁低头看他,忍不住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不舒服吗?”

    “没……不是……挺舒服的。”江圣钧好像突然就不会说话了,他亲昵地蹭了蹭燕安仁,低声道:“就是……很喜欢哥哥。”

    被弟弟突然表白的燕安仁:开心,羞涩,甚至想要跳起来转个圈。

    他忍不住咧开嘴角:“我也很喜欢你。”

    很罕见地没有加上子修两个字,江圣钧就权当他在和自己告白,心底美滋滋。

    突然,燕安仁脚步一顿,眯起眼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子修,”他的声音温和下来:“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江圣钧也发现了不对,他看了眼燕安仁,笑道:“好啊,什么游戏?”

    “玩天黑了请闭眼的游戏。”燕安仁随口胡诌了个名字:“子修闭上眼把耳朵捂住,哥哥给你变个魔术。”

    “好啊。”江圣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乖乖地伸手捂住耳朵,闭上眼睛。

    燕安仁亲了亲他的脸颊,取出轮椅将他放在一边,伸手拔出了剑。

    “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睁眼,不然哥哥的惊喜可就没了。”他嘱咐道。

    “好的。”江圣钧说着,听见身边人慢慢走出去,还是悄摸摸地睁开了眼。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燕安仁打斗。

    小侍卫很帅气,动作流畅富有力度,每一击都会收到应有的效果。更重要的是,明显为了照顾自己,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知道这些人威胁不到小侍卫后,江圣钧开始期待之后的惊喜。

    也许会是一个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