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魔尊总是要抱抱(穿越) > 20.泡温泉
    期间有刺客想要偷袭江圣钧,被燕安仁一眼看出了意图,储物戒中的匕首一扔一个准,而后紧跟上去将尸体踹远。

    很快,尸体躺了满地。燕安仁从他们身上没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又担心弟弟等的太久,干脆传讯通知家里人来收拾残局。

    这么急着除掉他,估计是对手家族之一,不过他们估算错了他的实力——燕安仁突破后让家里人先保守秘密一段时间。

    嘲讽地勾了勾唇角,燕安仁,转头时已经换上了温和的语气:“子修等急了吗?哥哥这就带你去惊喜那里。”

    “不着急,哥哥慢慢来。”江圣钧刚刚被小侍卫帅了一脸,喜滋滋地回答。

    燕安仁弯起眼,将江圣钧打横抱起来,大步走向温泉那,边走边道:“子修真乖,马上就到温泉了。”

    他加快了步伐。

    也幸好那些刺客不知道温泉的准确地址,不然这一次的温泉之旅可就挖暖泡汤了。

    不多久,燕安仁已经走上了一条小路,小路边屹立着几棵不高的树,随着他的步伐,干枯的树枝竟是逐渐焕发生机。嫩绿色的新芽冒出,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它的“复活”。

    “子修,睁眼吧。”燕安仁轻声道。

    花瓣从天飘落,一瓣落在江圣钧的肩头。他其实早就察觉到了灵气波动,可这种在以前看来不值一提的小把戏,却让他的心情莫名激动起来。

    “哥哥。”他凑近燕安仁,声线软下来:“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燕安仁也柔和下了神色。

    以元婴之力行逆天之术,只为博得燕子修一笑,燕安仁可谓是当代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典范了。

    江圣钧还沉浸在为什么小侍卫不是自己的亲人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感中时,燕安仁已经将他一路抱到了温泉旁。

    温泉四周栽着几棵不知名的树,上面开着淡白色的花,不时有风吹过,使花瓣散落在温泉之中。

    江圣钧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可能要与小侍卫坦诚相待了。

    “我自己脱。”他突然羞涩起来,挡开燕安仁的手,背对他几下脱掉衣服,然后一步迈进温泉中。可惜他高估了这个身体的素质与身高,一脚踩空,如果不是燕安仁及时拽住他,可能就要第一次体会摔进温泉里的感受。

    “着什么急。”燕安仁无奈地点点他的鼻子,“哥哥要是不在这,你可就要呛到水了。”

    江圣钧对此不屑一顾。

    差点摔进温泉只是意外,就算摔进去了,他也不会呛水。

    燕安仁此刻也脱光了,他扶着江圣钧小心地进了温泉,让他靠在石壁上坐着。

    “头晕不晕?”燕安仁小心地问。

    “不晕。”江圣钧摇头,目光忍不住往小侍卫身上瞟。

    别说,小侍卫身材还挺好,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肌肉线条流畅而不夸张,还能看出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锁骨与背后的蝴蝶骨形状都非常漂亮,站起来时能看到半截好看的人鱼线。

    江圣钧一眨不眨地盯着燕安仁,直到对方疑惑地凑近过来,才猛地移开目光,耳尖有些泛红。

    “怎么了?”燕安仁奇怪地问。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应该没有什么不妥,来之前他照着镜子把可能存在伤疤的地方看了一遍,仔仔细细地涂抹上祛疤的灵药。

    就连前段时间被砍到的肩膀上也没有留下一丝疤痕。

    “没事。”江圣钧嘴里轻轻嘟囔着,他又忍不住瞟了一眼小侍卫,心底暗暗迷惑,以前怎么没发现男子的身体这么好看?

    还是说,只有小侍卫的身体让他觉得好看。

    魔尊在心里好好思索了一番,突然右腿被燕安仁握在手里。

    “做什么?”他着实吓了一跳,瞪着眼睛像是小猫炸了毛。

    燕安仁忍不住失笑:“哥哥帮你按摩一下,促进血液流通。”

    他瞧着江圣钧不知是被热气熏红还是因不好意思而红了的脸颊,眯起眼睛打趣道:“子修真是长大了,都知道害羞了。”

    江圣钧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遮遮掩掩地将另一条腿也搭上去:“没有害羞,只是哥哥突然这么做,吓了我一跳。”

    他鼓着脸反驳,耳尖却因为脚踝处与燕安仁大腿的肌肤紧密相接,更加红润。

    燕安仁笑着把他的两条腿都揽住。

    少年因为常年不行走,脚踝很细,脚掌也小而细腻,燕安仁几乎一只手就能握住。

    他有些怜惜地叹口气,寻找脚掌的几个穴位轻轻按压。

    他手上有茧,触碰在那娇嫩的肌肤上,刺刺麻麻的,还有些痒。江圣钧抿着唇不出声,被按到脚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软绵绵地道:“哥哥,痒。”

    “马上就好。”燕安仁一边安慰他,一边按照原有的速度按压,只是顺便按了按小腿转移他的注意力。

    知道这样是对“自己”好,江圣钧也不出声了。他盯着燕安仁的脸,黑亮的眸子突然黯淡了几分,眉毛也微微皱起。

    小侍卫这么疼他的弟弟,如果知道最近的所有努力与疼爱都被他享有了去,不只是会愤怒还是会伤心。

    瞧了眼识海中缩着的脆弱灵魂,江圣钧又看看一脸认真的燕安仁,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将魂弧的力量过度一部分给燕子修。

    到时候把魔宫买到的那只魂弧给他,当做是补偿好了。

    “子修,感觉好些了吗?”燕安仁此刻按摩完了,把他的两条腿放下,眼睛亮亮的,一副求表扬的神情。

    江圣钧眨着眼睛看他,片刻后矜持地点头:“很舒服。”

    他磨蹭过去,把自己贴在燕安仁怀里,感受着热热的肌肤,小声道:“后背也想按。”

    “行,哥哥帮你。”燕安仁自然是一口答应,先亲了弟弟软乎乎的脸颊一口,而后让他半趴在热热的大石头上,按摩后背。

    燕子修的身体很瘦,不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瘦,而是连带着骨头都纤细的不像是十六岁的少年那种瘦小。

    燕安仁按摩时都担心自己一个用力将骨头压断,他尽力放缓了力度,不时注意着对方的表情。

    “这附近的花真香,是什么品种的?”江圣钧装作不在意地问。

    “不清楚,星海种的。”燕安仁道,又补了一句:“就是上次来看你的那个哥哥。”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和他要树苗,种在家里的院子里。”

    “不用了。”江圣钧的神色莫名,他把下巴枕在手臂上,看着树出神。

    他其实知道这个品种。

    活了千年多,各种奇珍异草见得也不少,这种树虽然不多见,可他很久之前在一次掩盖身份的逃亡中,听说了此树的来历。

    这种树不是很珍贵,可也不好找,有无聊的人会以这种树来作为求爱的暗示。

    应星海能找到这么多,还种在燕安仁的温泉旁,意思不言而喻。只可惜燕安仁始终不知道他的心意,想想也是怪可怜的。

    江圣钧本来是打算撮合小侍卫和应星海的,可现在看着这种树,幻想出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甚至是接吻,心里就感觉哪哪都不舒服。

    于是他就哼唧了出来。

    “我下手重了吗?”燕安仁一惊,连忙收回手。

    “不是。”江圣钧起身,转头看着燕安仁,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哥哥,你会和别人在一起吗?就像爹和娘那样?”

    他突然问道。

    燕安仁虽然不知道自家弟弟的小脑袋整日都在想什么,可还是尽职地回答:“不会的。”

    他望着江圣钧瞪大的眼睛,笑着摸摸他的头:“至少现在哥哥没有这个打算。”

    “真的吗?”江圣钧追问,又怕被怀疑,便加了一句:“就算哥哥有的话,也不用顾及我的。”

    燕安仁现在怀疑是有人和燕子修说了什么,他皱了皱眉,语气依旧温和:“放心吧,子修你一直都是哥哥的小宝贝,不管哥哥有没有爱人,都不会抛下你。”

    江圣钧心里好受了些,但恍惚间又更心塞了。他抿了抿唇,干脆蹭进燕安仁怀里,抱住他的腰。

    他这副小奶猫依赖大猫的样子惹得燕安仁一笑,又觉得有些怜惜。没料到弟弟的安全感这么低,他不由的反思自己平时的作为。

    一开始真的在伤心,后来就开始暗搓搓摸腹肌吃小豆腐的魔尊:小侍卫腰真细,腹肌手感也棒棒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