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泡的晕晕乎乎的,江圣钧后来靠在燕安仁怀里摸着滑溜溜的皮肤的时候,突然就流了鼻血。

    燕安仁以为他泡的时间长了,连忙将他抱出去,还一脸愧疚地给他买了那种甜腻腻的糕点。

    江圣钧当然不会说自己不仅仅是泡久了才流了鼻血,只好坦然地吃掉那些糕点,末了还要给小侍卫一个安慰的么么哒。

    反正这次温泉泡的一点都不亏。

    温泉之旅之后又过了两个月,燕安仁果然没有再离开,一直待在燕家。而那只小狐狸,基于上次的受伤事件加上平时从不在江圣钧面前出现,江圣钧虽然看它不顺眼,每天咬牙切齿的想把它扔出去,可苦于没有理由,只能和燕安仁闹小脾气。

    “别不开心了。”燕安仁端着碗在他床旁边哄他:“哥哥给端了你最喜欢的银耳汤,可甜了,出来喝一口吧。”

    “不要。”江圣钧把自己蒙起来。

    燕安仁很迷茫,这几个月弟弟经常闹小脾气,虽然很可爱,可他又担心总是生气对子修身体不好,只能尽量哄他。

    主要是他完全不知道子修为什么生气,难道是心智逐渐恢复,所以到了叛逆期?

    苦恼的燕安仁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汤,想起弟弟最近的表现,犹豫地道:“子修你近来是不是不太喜欢吃甜的?”

    江圣钧在被子里抖了一下,冒出个脑袋:“没有啊。”

    “那出来喝汤?”燕安仁往前凑了凑。

    “不要。”说着,就要把脑袋重新缩回去。

    燕安仁眼疾手快,把碗往床边一放,掀开被子轻轻压在江圣钧身上,趁他愣神的时候亲亲额头。

    “乖,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哥哥说,自己憋着把身体气坏了怎么办?”

    江圣钧被亲的漏气了,盯着燕安仁看了会儿,耳朵尖悄悄地红起来。

    “再亲一下。”他撇开目光装作不在意,声音平稳,手却捏住了燕安仁的袖子。

    弟弟别扭的样子也超可爱,燕安仁不仅亲了一口,还把脸颊额头甚至是小鼻子都亲了一遍,亲下巴的时候被江圣钧一脸严肃地用手隔开了。

    “这里不可以随便亲。”江圣钧抿着唇看他:“必须是相互喜欢的人才能够亲的。”

    亲小下巴而已,又不是亲嘴唇。燕安仁摸摸后脑勺,没有多想,只觉得弟弟可爱得不得了,自然连连应承下来。

    你最可爱你最有道理。

    其实小侍卫想亲是可以的,但是魔尊希望他能够这么热情的亲自己的本体。只是等他神魂回归后,似乎就没有理由和小侍卫撒娇了。

    “现在可以喝汤了,再不喝就凉了。”燕安仁把他扶起来,端过碗一勺一勺地喂他。

    汤果然甜的很,江圣钧喝一口就在心里嫌弃一下,不知不觉竟是喝完了。

    “哥哥。”在燕安仁出门时,他突然叫道,可紧接着又不说话,只是捏着手指,神情犹豫。

    “怎么了?”燕安仁的神色更加柔和。

    “没什么。”江圣钧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只是重新躺倒回床上,把球球抓过来揉捏一番,叹了口气。

    他的神魂已经完整了,甚至说这段时间,连燕子修的神魂都被他补完了。想要回魔宫是随时的事。可是,每天被小侍卫宠着,他一点都不想离开。

    如果他走了,是不是以后都享受不到这份感情了?毕竟打从一开始,这些宠爱都不是给他的。

    抱着被子在床上怀疑人生的魔尊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息,他猛地睁开眼,神识瞬间扩散。

    全盛时期的渡劫修士的神识无比广阔,江圣钧“看见”魔宫被围了起来。同一时间,燕安仁的腰牌上收到了所有在外的人即刻返回的命令。

    虽然看不到魔宫,可从这条命令中,燕安仁大致能够猜出发生了什么。

    看来魔尊的威名已经牵制不住那些势力了。

    他眯了眯眼,没有太多踌躇,直接冲天而起,传音给燕天解释一番后,向魔宫赶去。

    “这种时候着什么急。”神识发散出去的江圣钧自然也看到了他的身影,顿时咬了咬牙:“赶过去送死吗!”

    他沉下心,手中捏了个法诀,缓缓脱离了燕子修的身体。

    本来他还想在走的时候顺便带走那只狐狸,现在却是没时间了,只能之后再作打算。

    他的神魂无比凝练,与真人无异。四处看去,确定无人在旁,便向燕安仁飞走那面追赶而去。

    他要在燕安仁之前赶回魔宫!

    此刻魔宫内,气氛无比凝重。

    “大人还未醒来。”吴伢嘶哑着声音道:“来的势力比预想的要多,这一关怕是不好过。”

    “所幸那些渡劫老怪暂时不好意思下场,不然连挣扎都做不到。”应星海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他一向别在腰间的长此刻就握在手里,锋利的刀锋闪着寒光:“不过,在买走魂弧两个月后还敢来进攻,看来大人昏迷不醒的事已经被人泄露出去。”

    似笑非笑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众人,但他没有再多说,只是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现在要考虑的是怎样度过眼前的难关。”青莲娇声道。

    “我可不想在打杀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捅刀子。”应星海撇撇嘴角:“这么长时间,什么消息都查不出来,这可不像你。”

    “你这是在怀疑我吗?”青莲眉毛一竖。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吵。”应若白的声音罕见的带了些不耐:“魔宫里金丹元婴不少,再加上我们几个,未必没有赢的机会。”

    “是啊,如果都拼命,渡劫期的老怪物也可以留下来一个。”应星海挑了挑唇,看向青莲。

    外面围攻的势力开始骚动起来。

    “我会通知在外的侍卫与弟子偷袭,我们则配合他们进行突袭。”吴伢突然开口,他手中的魔宫令牌不断的发出亮芒,显然是在传递信息。

    应星海的嘴角一僵,手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间。

    “一个元婴可以起到很大作用了。”青莲的声音适时插/进来:“应战将可不要厚此薄彼。”

    他这么一说,应星海的动作顿时停住,他垂下眸,嘴角却是扬了起来、

    “怎么会呢,我这人一向公私分明。”他冲青莲笑了笑,指尖在刀柄的凹陷处慢慢摩擦。

    应若白敲敲折扇,目光扫向青莲时也多了几分冷意。

    燕安仁的确是收到了偷袭的消息,还有详细的计划与其他人的位置。他没有停顿,只是心下生寒。

    这份计划如果切实实施,魔宫的确有机会保住。只是他们这些偷袭的修士,怕是要就此陨落。然而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想要胜利,损失惨重在所难免。

    支援魔宫这件事,燕安仁自然是乐意,燕家还需要魔宫庇护,可若会因此失去性命,就要好好思量一番了。

    他飞行的速度不由地慢下去。

    帮还是不帮,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他没有参与计划,魔宫失败了,家族也会陷入危机,就算魔宫反抗成功,恐怕他也会被追究责任。

    两难之地!

    燕安仁思考片刻,还是按照计划收敛了气息,来到了约定好的偷袭地点。

    那里已经到了几个人,抱着剑站在角落里,气息晦暗。若不是肉眼看见那里有人,恐怕神识扫过去都会直接忽略。

    人来的渐渐多起来,和预定人数却还是差了些。

    从他们这个方向,能够看到来的势力的全貌。

    秋云楼、子兰岛、裴云宗、竹青阁,连影楼都来了,魔宫这是有多遭人恨。

    燕安仁数了一下,除了这些大势力,还有不少小势力过来混汤水或者被当做炮灰。虽然暂时没有渡劫期的修士,可金丹和元婴还是有不少,甚至还有几个化神期。

    他们的偷袭基本上可以算是在破坏了这几个势力的秩序后,被乱枪打死的后果。

    也不一定,燕安仁的眸色沉了沉,只要坚持到魔宫那面出击,还是有可能与大部队汇合。

    他打开储物戒,把保命的东西全部塞在身上,嘴里也含了几颗疗伤丹药,静静等待偷袭时机的到来。

    然而,计划并没有得到实施。

    令人胆颤的威压突然降临,燕安仁脑袋懵了一瞬,恍惚间好像看见了血海。然而等他回过神,却发现本来乌泱泱一群人的地方,的确变成了血海。

    中央漂浮着一个人影,长发与黑袍在空气中呼呼作响,手中垂下的刀锋上不断滴着鲜血。

    是魔尊!

    魔宫里的人与前来围攻的势力面面相觑,一方士气大振,呼啦呼啦地开始了反击,而另一方则是在逃跑中不断溃败。

    燕安仁这些在外面等待偷袭的人此刻自然也加入到了队伍中,他一边击杀着面前的敌人,一边抬眼看天上的魔尊。

    那道屹立在魔宫面前的身影,就像一个守护神,只要他不倒,魔宫就永远都不会倒。

    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到达这个高度。燕安仁在心里暗暗起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