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993章 这,就是帝争!
几招收拾完这几位似要为神织族死战的少年少女后,秦逸尘又神眸一扫,盯着一处道宫内的神像。

    “这神像似是神织族的某一代族长?前辈,把人放出来吧,何必让风某砸了您的丰碑伟相呢?”

    霎时间,只见一尊破败的道宫内狂风大作,那尊信手拈丝线,举止优雅的神织族神像轰然一颤,其下的玉碑都在不断震颤。

    神像眼中泛着伤感,泛着不甘和无奈,最终,玉碑震颤间,将一位位藏身秘境中的神织族强者放了出来。

    秦逸尘扫视一眼,便发现这足有上万人,而且更有三五位长老藏身其中。

    那三五位长老望着秦逸尘,神眸瞪大,似是敢怒不敢言,但最终还是乖乖走出道宫。

    尽管秦逸尘此刻就是搜刮他们种族的掠夺者,可那几位长老却不得不心怀感激,毕竟,前者此刻真砸了那位族长先祖的神像,他们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血溅当场,以死捍卫种族尊严罢了。

    随即,秦逸尘又在族内一阵搜刮,他动作凌厉,雷厉风行,更计算着时间,织雅娘娘回来的速度不会慢,他耽搁不起。

    文晴公主跟在他身边,发现有不少神织族的姑娘似乎和她年龄差不多,此刻已经被吓哭了,尤其是面对秦逸尘那冷冽的刀威,更是瑟瑟发抖。

    然而对于这一切,秦逸尘却好似都视若无睹,自始至终那如刀雕剑刻的脸上有的只是冷漠。

    唯有文晴公主觉得,木头做这种事情,怎么如此轻车熟路?好像早已习惯麻木一般?

    然而,阙臻和沧惊天看在眼里,却见后者微微颔首,笑道:“你孙子争气,你的重孙女婿更是不错啊……”

    阙臻捋着银须,立于神织族之巅,俯瞰着一众战俘谈笑风生:“胜之不骄,临危而不乱,屈之不折腰,此乃大才啊。”

    随手碾死一位神织族不开眼到敢拿神剑对着自己的少年少女,对秦逸尘来说只需要刚才那一巴掌用的神力稍微再强一些。

    随意放过这几个还没成长起来的神织族

    的未来,对秦逸尘来说也只是恐怕一炷香就会忘却的小小慈悲。

    甚至,秦逸尘此刻拆了那尊神织族族长的道宫祭坛,有几尊帝撑腰,怕是谁人都不敢吭声。

    不过秦逸尘处理这一切的手段张弛有道,显威间恩情不灭,施恩间不堕威严,这才是办大事者该有的气宇。

    “老祖,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织雅娘娘,也快该回来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秦逸尘飞遁而来,阙天璇帮他将一尊尊破碎的大陆暂时拼合,在那上边,足足站着十余万神织族的强者。

    阙臻看在眼里,微微颔首,随即睥睨神织族,帝相庄严,帝音如鸿钟,威震长空。

    “今,令族族长被元天小儿迷失心窍,一时与我帝阙族为敌,略施惩戒以儆效尤。”

    “抓尔等回去,是为我帝阙族织衣铸甲!看着我帝阙族的儿郎们所向睥睨!只要织雅悬崖勒马,本帝自不会为难尔等。”

    阙臻这话说的也是极其漂亮,这话终究会传出去的,而他一句也没有怪罪织雅娘娘,反而将过错都算在了元天帝头上。

    “带走!”

    与此同时,坤游天一众早已清理出一尊传送阵,足以让他们横渡星空,直接回到帝阙族。

    “惊天兄,你是客,请。”

    阙臻立于传送阵前,微微抬掌,他们还要押送这十万神织族,而沧惊天也不客气,全当是去帝阙族歇歇脚。

    而天狱魔帝看在眼里,则是嗤笑两声:“看来本帝算不得客了,别人不请,本帝也不舔着脸往上凑,走了!”

    “告诉白泽之子,下次再有这种差事,记得喊我!”

    曼华女帝也耸了耸香肩,只见花海收敛,她竟径自消失于虚空之间。

    十万神织族,听起来只是一个数字,但真正押送起来,那是浩浩荡荡的长龙。

    秦逸尘立在一旁,看管起来并不算难,因为这些神织族很是懂事,并未趁机找茬,一道道身影,渐渐没入传送阵的光耀之中。

    这并非神织族没有骨气,相反,秦逸尘不觉得一个种族区区神境的少年,都敢拼死去启动禁制,是懦弱的表现。

    实在是大势所趋,这些神织族除却低着头排好队默默走向通往帝阙族的传送阵,还有别的选择么?

    秦逸尘并没有觉得自己残忍,也并未有半点内疚自责之类的。

    他若自责,那简直是对不起妖月空被废掉的双腿,他若内疚,更对不起念武长老被洞穿的手指。

    秦逸尘只是感慨,帝争,便是如此残酷。

    经此一战,神织族直接被擒住了十万族人当做了战俘。

    而且秦逸尘抓的,仅仅长老都有十余位,这十万族人,更都是中坚力量。

    何况神织族本就不是靠征战闻名的种族,族中的繁衍也并不算庞大,这十万中坚力量,算是不小的损失。

    再加上这一战把神织族打的破败不堪,神殿崩塌,不知多少道宫秘境都因此埋葬,仅仅是修缮重塑的耗费,恐怕都能耗费一尊二流种族的底蕴。

    而且,这还是那一战,几尊帝除却妖月空外,并未有真正血战到底,搏命拼死的情况下!

    更是因为,织雅娘娘这是没被元天帝怪罪,甚至还被后者请动两位师兄回来找场子,很快就能归来的地步!

    秦逸尘毫不怀疑,若是织雅娘娘晚回来三两天,那么,被掠走的族人,恐怕就得有百万!

    织雅娘娘有错么?

    当看到织雅娘娘哪怕手掌被割碎,也不肯放弃天罗之网时,秦逸尘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知道了答案,而是他不想去探究答案。

    神织族,本来与世无争,本来保持中立,不管说起其是没有参与帝争的资格,还是天性自然也好,但就是因为一时豪赌,输了后所需付出的赌注,就是如此庞大!

    而且神织族再如何不堪,那也是帝族,可想而知,这种灾祸若是降临在其他二流,乃至三流种族而言,那是何等的灭顶之灾。

    望着已经走到末尾的神织族战俘,秦逸尘微微摇头,这,就是帝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