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弄花香满衣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张牧野没想到夏楚楚竟会亲口说出这种话,他的心里满满都是愧疚,他不知自己上辈子是否拯救了银河系?

    能得到上苍这么眷恋,然后得到楚楚的心?

    “楚楚,是我对不起你。”

    夏楚楚不说话,只是躲在张牧野怀里哭泣。

    张牧野紧紧抱着楚楚吻在一起。

    夏楚楚热烈的回应着张牧野,眼神透着迷离和渴望:

    “牧野,亲我,吻我。”

    两个人紧紧纠缠在一起,终于夏楚楚浑身没了力气,她用尽全身力气抱着张牧野,然后说道:

    “抱我到床上去,狠狠爱我。”

    “我要……我要和你生个更可爱的宝宝!”

    ……

    距离香江无限繁华的角落里。

    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此刻正费力的把家具搬上一辆货车。

    年轻人不修边幅,浑身漆黑,经历无数风吹雨打让他变得沉默寡言。

    家具搬完了,工头说道:“老六,今天你搬家具的时候,不小心磕了沙发角,扣你两百块。”

    老六有些急了:

    “可是……人家货主都没追究啊!”

    “而且也没扣你钱。”

    工头冷冷道:

    “人家货主是没扣钱,但你在我手下混饭吃,我就要给你个教训。”

    “否则到时候你磕碰一下,他磕碰一下,那我这工作还要不要干了?”

    老六哀求道:

    “我家里困难,头求你别扣我钱行吗?”

    “去你m的,你个死扑街,你家里困难关我屁事。”

    工头一脚把年轻人踹开:

    “我告诉你,你要想在我这干活,就必须听我的。”

    “我要怎么扣钱怎么扣钱,我要怎么整你就怎么整你!”

    “不服?”

    “就给我滚蛋!”

    最终老六领了三百块,抹着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离开了。

    夜晚已经很深,老六舍不得打车,只能坐巴士回去。

    不过上了巴士,大家纷纷离他很远:

    “哪来的叫花子?脏兮兮的。”

    “快走快走!”

    “整个车厢都被他弄臭了。”

    “儿子,以后你要是不会读书的话,你就和这个叫花子一样做苦力。”

    干了一天活,浑身脏兮兮臭烘烘,谁也不想和老六挨在一起。

    老六眼中尽是落寞的表情。

    紧紧捏着拳头,陡然松开了!

    他知道,这再也不是属于他的时代了!

    他的时代落幕了!

    曾经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凄惨。

    谁也难以相信这个浑身脏兮兮的年轻人曾经身价几百亿上千亿,乃是香江四大豪门之一,林家家主林子豪。

    被林子聪赶出林家后,这些年林子豪受尽折磨,惶惶如丧家之犬。

    岁月早已磨平了他的菱角,他的眼神变得迟钝而沧桑。

    唯有偶尔闪过的一道精光,才能感觉到他并非行尸走肉。

    终于车子来到一栋巨大的公屋前停下。

    林子豪下了车,照例到旁边的苍蝇馆子里买了两份卤肉饭回去。

    这是他如今老婆孩子最喜欢吃的。

    老婆是他四年前娶的。

    林子豪最艰难的时候遇到现在的妻子。

    她不嫌弃林子豪落魄,更不知道林子豪曾经的辉煌。

    在他老婆看来,这只是两个同为底层老百姓,年纪到了相互之间需要结婚而已。

    与爱情无关。

    三年前为林子豪生了个大胖小子。

    这是这些年来林子豪最开心的事情。

    “老板,来两份卤肉饭,还是从前的口味。”

    林子豪说着,掏出五十块钱。

    老板早准备好了卤肉饭,给林子豪打包好后说:

    “老六,听说你老婆这两天身体不好,你可得多看着点。”

    “是吗?”

    林子豪心中一紧,加快脚步到楼上去。

    楼房很破,就如同早年的九龙城寨。

    房间更小得可怜,有些阴暗潮湿。

    最典型的鸽子笼。

    总共12个平方,却要兼顾卧室厨房卫生间。

    “回来了?”

    当林子豪回到家,只见妻子刘萍正在哄儿子睡觉,满脸都是疲惫。

    林子豪拎了拎手中的卤肉饭说:

    “看,买了你最爱吃的卤肉饭。”

    但刘萍并不像平时那样惊喜。

    她轻轻瞧一眼,轻声道:

    “搁桌子上吧!”

    林子豪看出妻子不对劲,轻声问道:

    “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好,不舒服吗?”

    刘萍说:

    “今天房东又来催房租了。”

    虽然是公屋,但是倒了手的,房租比起普通公屋要贵很多。

    林子豪脸色一凝,这种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事情,他已不知经历多少次。

    捏着口袋里的二百五十块,林子豪满脸窘迫。

    “而且乐乐今天生病了,花了好多钱。”

    “另外,乐乐要上幼儿园了。”

    这些都需要钱,因为钱,儿子喝最差的奶粉,小时候更是连尿不湿都用不起,用的是换洗的尿布。

    这些全部都需要钱!

    林子豪沉默了,他有时候想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窘迫。

    但一切都是林子聪搞的鬼!

    有时候他做梦都会梦见五年前,他还是林氏集团那个高高在上的掌门人,他可以动用的资金以百亿千亿计。

    但梦醒了!

    一切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晚上睡觉的时候儿子一直吵吵闹闹睡不着,发烧到了三十九度,林子豪没钱没保险,只能期望白天去私人诊所治疗。

    谁知一早突然大门被人狠狠踹开,一帮流氓凶神恶煞的冲进来。

    不由分说,提起林子豪就狠狠甩了几个耳光:

    “麻辣隔壁的,欠老子钱居然还睡得这么香?”

    “给老子起来,还钱!”

    林子豪嘴角被扇出血来,妻子刘萍吓得抱住乐乐使劲往角落躲。

    林子豪先抱紧老婆,然后问道:

    “谁欠你们钱?你们是谁?滚出我的房子!”

    最前方一个寸头狰狞一笑:

    “哟呵!难道你婆娘没告诉你?”

    “我们是干什么的?”

    林子豪用迷惑的眼神看妻子。只见刘萍恐惧的说:

    “疤子哥,求求你,再宽限我两天好吗?”

    “两天后,我一定想办法还钱给你。”

    “呸!”

    寸头哥疤子狠狠吐口唾沫笑道:

    “两天又两天,你说说,都多少个两天了?”

    “告诉你,今天要不还钱,要么剁手。”

    “要么,去窑子里乖乖给我干活!”

    林子豪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